花淇♤

APH/Fate/三体
过激闪厨+菊厨+罗辑吹
试图画画的渣文笔写手 随缘产粮
p.s. 我爱言金和极东一辈子!!!

【极东.贺中秋】共度佳节

 *ooc预警
*菊耀交往同居中+少主留日学生设定
*bug众多致歉,还请小可爱们尽量忽略

  本田菊发现他可爱的恋人最近有些闷闷不乐。
  王耀这几天总是盯着日历发呆、唉声叹气什么的,这让本田菊很担心。
  “耀君,您有什么心事吗?”有几次他也试探着问过。
  “没事没事,菊你别瞎操心啦。”王耀每次都如此敷衍过去。
  您这可不像没事的样子。本田菊将这句话咽回肚里,他打算私下查出王耀烦恼的原因。
  重要线索是日历。本田菊端详着家里的日历——也就是王耀经常看的那本。
  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。在他寻思是不是该换个调查方式时,突然想到,翻日历肯定是对某一天比较在意,看耀君最近翻日历的频繁程度,最常看,也就是耀君最在意的日子所在的那一页肯定有留下痕迹。
  想到这里,本田菊抬手翻开那本日历,很快发现其中一页有着明显的弯曲痕迹。他看向那一页标注的日期——9月13日。
  这个日子有什么特别的么?本田菊想。那天是周五,说不定耀君的专业在那天有什么测试?不,这还不值得耀君做出如此反应。那到底是......

  对了。本田菊灵光一闪,打开手机,将日期换成中国农历的日期,结果让他吓了一跳。

  ——那天是中秋节。

  中秋节啊......记得是个家人团聚的日子,但是王耀却远在异国他乡。

  耀君他一定是想家了吧。本田菊想,大后天便是中秋了,我得想个办法。

  略一思索后,他拨通了一个电话:

  “喂?是晓梅小姐么?在下是本田菊。嗯,有点事拜托您......”


  “所以呢?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王晓梅吸了一口珍珠奶茶,开口问道。

  他们现在坐在饮品店里,原因之一是本田菊要说的话不太想让王耀听见,但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坐在他对面的王晓梅——她正在和王耀闹脾气。

  “您还没和耀君和好吗?”本田菊说。

  “你叫我出来就是为了这个?”王晓梅皱了皱眉,“那种责任感太强的哥哥我才不想搭理呢。”

  “耀君也是为您好。”本田菊微微勾起嘴角,“那么,接下来是正事。”

  “中秋节?”听完事情经过的王晓梅歪了歪头,“大哥他也会在意这种事啊......”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“喂!菊!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去和他和好然后一起过中秋吧?”

  “不好吗?”

  “当然不好!”王晓梅叫道,“我才不要先向他低头呢!而且凭菊你这种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和大哥腻在一起的性格,会让我在这么重要的时候插一脚?”

  啊,被识破了吗。算了,反正也不指望她会答应。

  本田菊想着,抛出了他准备的第二个方案。

  “诶、这样真的行吗?”

  “没事的,而且听您刚刚说的话,其实您还是很希望能和耀君和好的吧。”

  “啧......好吧,就这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


  王耀转头看向推门而入的那人,“欢迎回来,菊。”

  他向本田菊走去,“怎么那么晚?”

  本田菊将王耀搂进怀里,用脸颊蹭了蹭他的鬓发,“有点事。”

  王耀轻轻推了推本田菊,“别老这样,羞不羞啊你。”

  “您是在下的恋人,有什么好羞的?”

  “切......说不过你。好了,放开我,热死了。”

  本田菊笑着松开搭在王耀腰上的手,“对了,耀君,在下明后天有点事,会晚些回来,到时请您先休息吧。”

  “哦——”王耀眼珠子一转,“嗯,没事,你忙你的吧。”

  “多谢耀君理解。”说完,本田菊朝王耀凑近了点,在他脸上落下一吻。

  “本田菊!!!”


  “那家伙肯定有什么阴谋!”

  王耀狠狠地戳着桌上的熊猫布偶,嘟囔道。

  平时他哪会把我扔在家里连续几天晚归啊,偏偏大后天就是那个日子了不会连他也不陪我过吧……

  想到这里,王耀环顾四周,确认本田菊还在浴室里后,便把手伸向了他的手机。

  抱歉了,菊!为了知道你想干什么,只能用这个方法了!

  王耀在心里对本田菊表示了歉意,打开了通话记录。


  本田菊走出校门,没由来的感受到一阵寒意。

  怎么回事?他搓了搓手。现在明明才九月份啊。

  说起来,耀君昨晚一直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在下。难道他又因为中秋节的事情不开心了吗?如果是这样的话,在下可得加油了。

  怀着这样的想法,本田菊按照约定踏上了前往王晓梅宿舍的路,全然没有注意到那个躲在暗处眼神充满哀怨的人。


  “来啦,我已经准备好了哦。”

  王晓梅拍了拍手,向本田菊展示身后的桌子上摆放的物品,随即加上一句:“没让大哥发现吧?”

  “应该没有。”本田菊放下手上拿着的东西,回答道。

  “嗯......”王晓梅盯着他看了一会,“那就这样吧。好!开始吧!”


  王耀站在宿舍楼下,回想着刚刚看到的一幕。

  他跟踪本田菊来到了这里,看见他敲响了王晓梅宿舍的门,然后他们两人走了进去。

  王耀当然没有冒出“自己男朋友和自己妹妹在一起了”这种奇怪的想法,只是很在意他们到底想做些什么。

  他也想冲进去一探究竟什么的,但认为现在不是时候。

  “等明天吧。”他低声说着,转身离去。


  “今天就到这里吧。”王晓梅拍了拍本田菊的肩,“回去太晚大哥会担心的吧,况且也差不多完成了,明天肯定能搞定的。”

  “嗯,那今天就先这样吧。”本田菊点了点头,开始收拾器具,“那接下来就拜托您了,晓梅小姐。”

  “好~你就回去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本田菊走在回家路上,想到那未完成的作品,心里开始暗暗期待起来。

  “明天啊......”


  王耀抬起手看了看表,发现已经深夜十一点多了。

  “他们两个在干什么啊......”

  昨晚就计划好的,今晚一看见菊走出宿舍就逮住他问个究竟,结果都到这个点了还没见动静。

  要不我直接上去敲门?

  王耀正纠结着,突然听见“咔”的一声,他连忙抬头看去,很快找到了目标——本田菊正小心翼翼地拿着一个盒子从屋中走出。那盒子包装得很是精致,让人不禁好奇里边都装了些什么。

  好!王耀给自己打气。菊马上就下来了,看我等会怎么抓住他!

  片刻后,他便看见了走出楼道的本田菊的身影。

  来了!他深吸一口气,跳到了本田菊的视线范围内。

  “你—好—呀,菊。”

  本田菊显然是被吓了一跳,“耀,耀君?您怎么......”

  “你问我怎么在这?当然是跟踪你来的啊,菊你还真是迟钝诶。”

  王耀朝本田菊那边凑了凑,“所以呢,你连续两天晚归待在晓梅宿舍到底是在干嘛,还有你手上的盒子里装了什么,老实交代!”

  “呃,这个......”王耀注意到本田菊飞快地瞟了一眼路边的钟,“能再等一个小时吗?耀君,一小时后在下就告诉您。”

  “一个小时?”王耀看了一眼时间,正好十二点,“等不等这一个小时有什么差别?”

  “嗯......差别是有的,但现在不能告诉您。”

  “啊麻烦死了!”王耀显然是不耐烦了,“你再不告诉我我就用抢的了!”

  本田菊犹豫了一下,而后叹了口气,“算了反正按日本时间也到了。”

  “到了?到什么了?”

  “9月13日。”本田菊看向王耀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。

  “9月13日?那不是......”王耀想到了一件事:中国时间要比日本时间慢一个小时。“所以才说要等一个小时吗?”

  本田菊点了点头,打开了手中的盒子。

  “月饼?”王耀吃惊地看着盒子中的东西,“你做的?”

  “准确地说,是在下和晓梅小姐一起做的,”本田菊纠正道,“这是送您的礼物。晓梅小姐她应该也很希望能和您和好,所以才会帮会帮在下这个忙吧。”

  “啊啊,晓梅这孩子......”王耀心里一暖,“对了,你是怎么知道今天是中秋节的?”

  “这个嘛,原因有很多......”本田菊在脑内组织了一下语言,“总之,在下很担心您。”

  明明是微凉的夜晚,王耀却感觉自己的脸要烧起来了。

  沉默片刻后,本田菊上前握住了王耀的手。

“耀君,回家吧。”

  “嗯,啊。”王耀回过神,朝本田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,“嗯,回家吧。”

  回到我们两人的家。

  然后,一起过个快乐的中秋节吧。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Fin.

开了个小号 @沙星迟 ……一些碎碎念和极东外菊相关cp的文都会放在上面

差不多就是这样?(顺便我真是超容易踩中冷cp……)

准备去看Fate的电影了……先吹爆闪闪,我家本命世界第一好看!!!(哦不是我家的,绮礼你先把黑键放下)


[极东]妄想症

*非国设


*ooc预警


*菊第一人称视角


I.


  今天休假结束,我回到了研究中心。耀桑看上去很高兴,凑到我的办公桌前聊天。这时亚瑟研究员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过来,他没理会和他打招呼的耀桑,将文件交给我后就离开了。这让我有点意外,虽然他们俩关系不太好,但也还是会互相问好的。


  亚瑟他看向我的眼神有些奇怪,那里面有惊讶、同情或者其他什么,让人不舒服。


  顺便一提那份文件,文件的封面上写着《关于0719号研究中心爆炸事件的成因分析》。奇怪,在我休假的这段时间里,研究中心发生了这种事吗?


II.


  研究中心的大家有点不对劲,比如都用亚瑟那样的眼神看着我,都对耀桑很冷淡之类的。所以耀桑几天来经常向我抱怨:“那些家伙太无情了!”我在安慰他时顺便向他打探消息。


  “我离开时发生了什么吗?”


  耀桑摇头表示并没有。我又问他爆炸事件的事,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只好放弃追问。


  其他人一定知道些什么,但他们都对此三缄其口,这还真是难办。


III.


  和耀桑一起去食堂吃饭,碰见了隔壁办公室的费里西安诺和路德维希。


  “菊~你好呀~”费里西安诺向我打招呼“你一个人来食堂吃饭?”


  “不,我和耀桑一起来的。”说着,我转头看向餐桌旁的耀桑,他正笑着朝我们招手。


  当我回过头时,发现费里西安诺整合路德维希小声地说着什么,见我注意到他们,两人便停止了谈话。


  “我们有点事,先走了。”路德维希说完,拉着费里西安诺往出口处走去,但中途又停了下来。


  “......替我们向王耀问好。”他把声音压得很低,好像不想让其他人听见。


  于是我回到耀桑哪里,他一脸疑惑地看着我。


  “他们两个怎么走那么急?”


  “好像是有事,对了,他们让我替他们向您问好。”


  我一边豁达,一边回忆起那两人的神色。从最初见到我时的同情,到听到我提到耀桑时的惊讶与恐惧。


  您到底做了什么?我忍着不大这句话说出口,问丹心疑问,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。


  瞒着耀桑,暗中调查。这似乎是唯一的解决办法。


IV.


  耀桑今天似乎有事,一直没见到他。虽然有点担心,但这终于给了我暗中调查的时间。


  我先问了同办公室的阿尔弗雷德。“我休假的这几个星期发生了什么吗?”


  “没有。”出乎我的意料,他回答得很干脆,“完全没有。”


   我不甘心,认为他一定隐瞒了什么,“那爆炸事件呢?”


  他后半句话没能说下去,因为一旁的亚瑟用一副“你敢说”的表情示意他住嘴。


  看来从这问不到什么了。我这么想着,去问了下一个人。


  “前两个星期?有发生什么吗?”


   基尔伯特思考五分钟未果,只好向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求助。


  “没有啊。”弗朗西斯想了想,得出了结论,“本田你有什么事吗?”


  我说出爆炸事件的事。安东尼奥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“哦,那个啊......”突然,他好像想起了什么,把剩下的话咽回了肚里,“啊,抱歉本田,我忘了。”


  我摇了摇头,提笔将笔记本上的三个名字划去。


  当笔记本上只剩最后一个名字时,我依旧什么都没问到。他们好像达成了一致,要将那件事压到底。


  我看了一眼那最后一个名字——任勇洙。


  这是最有可能告诉我真相的人,但我现在找不到他。


  “小菊。”耀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
  我回过头,看见耀桑斜靠在门框上,一副气鼓鼓的样子,“小菊你干什么去了,差不多一整天没见到你了。”


  “啊,那个,我......”我想不出一个好的借口,一时有些语无伦次,最后只好放弃思考理由,试图把耀桑哄消气。


  我上前将他搂进怀里,一边拍着他的背,一边放柔了语气,“别生气了,耀桑,这次是我不好,您就原谅我,别生气了好吧?”


  “哼......就原谅你这一次,下次再敢失踪一整天,我绝不饶你!”他似乎被哄得很满意,五分钟后终于松了口。


  “多谢耀桑。”我笑着回答。突然,耀桑脸色一变,好像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。我还没来得及发问,便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,


  “......菊?”


  刚想去找他,结果他自己就找过来了。我转过身去,不出意外的看见了任勇洙,他正紧锁着眉头,死死地盯着我。


  我其实挺好奇他为什么这幅样子,但我有事要问他。我看了一眼身边的耀桑,对任勇洙说:“我们单独谈谈行吗?”


  “单独谈谈?”任勇洙将这四个字重复了一遍,“这里还有别人吗

  我愣了一下,“没有别人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然后指向身边的人,“耀桑不是在这里吗?”

  “你说大哥?”他笑出了声,“怪不得最近听那些家伙说你变得有点神经质,原来是这样啊。”

  他一步步向我靠近,脸上的表情也渐渐严肃起来,“我说啊,菊,你还没反应过来吗?你不是最擅长猜测身边人的想法吗?你难道还没意识到这个事实吗?大哥他已经——”

  “闭嘴!”毫无征兆的,我大声喊道,连我自己都没反应过来我在说什么,“别说了!我,我不想听!”

  任勇洙强行扳过我的肩膀,让我抬起头来,“听好,菊,你的耀桑,他已经——”

  “死了啊。”

  “死了么?”

   站在一旁的耀桑与任勇洙同时说出了那三个字,我看向耀桑,他正略显悲凉的笑着。


V.

  根据《关于0719号研究中心爆炸事件的成因分析》来看。爆炸事件发生于6月14日,而我休假的日期是6月10日,所以事件是在我休假制度期间发生的——我之前是这么想的。

  然而任勇洙告诉我,我的休假日期是6月16日,在事件发生之后,所以大家说我休假期间没发生任何事并不是谎话。

  耀桑死于爆炸事件,受到刺激的我当时精神恍惚,因此研究中心给我放了假,结果我在休假期间想出了另一个故事:爆炸事件从未发生,耀桑还活着,我的休假日期是6月10日。

  靠着这些,我成功在回到研究中心后见到了耀桑,那个我想象出来的已经不存在的人。大家知道我发生了什么,一致的在“王耀已经死了”这件事上保持缄默。他们并不是对耀桑冷淡,而是根本看不见他。

  以上就是我把自己关在宿舍思考一整天后还原出的故事,在这个过程中,“耀桑”一直陪在我身边,一言不发。当我长呼出一口气时,他才开了口:

  “勇洙他被其他人骂了哦,说为什么要让你知道得那么早。”

  “他没做错什么,只是让我更要认清事实罢了。”我揉了揉发涩的眼角,“那您呢?不打算做什么吗?”

  听到这句话,他有点发愣,随即勾起嘴角,“我可什么都不想做,除了陪着你。”

  “有意义吗?”

  “怎么会没有呢?我可不只是想象的产物。在这之中,应该也掺杂了王耀对你的执念吧。”

  我呆呆地看着他,“你说耀桑?”

  “是啊,我总感觉到他在对我说着‘照顾好小菊’这样的话,看来他还是放心不下你啊。”他如此说道,“不过既然你已经知道了,那我也没必要待在这里了。”

  我瞪大眼睛,看着他慢慢消失,耳边回响着他的最后一句话:“他很爱你啊。”

  就算这样又如何,耀桑已经不在了,可是我却——

  突然,我想起了一个传说,死去的恋人能在另一个地方再次相遇。神差鬼使地,我拿起了桌上的那把小刀,往动脉割了下去。

  门口传来任勇洙拍门的声音,可我已经没有力气作出回应。

  我闭上了眼睛。

  呐,耀桑,我们能再次相遇的对吧。

  在某个地方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Fin.


想写言金文……没有脑洞……痛苦


[极东]约定

*非国设

*OOC预警

*有微量米英

 
 

I.

  王家和本田家是邻居,关系很好的那一种。于是当本田菊出生的时候,四岁的王耀便被派去给宝宝送礼物。

  结果王耀一眼就被本田菊迷住了,在摇篮旁一个劲的转,怎么看也看不够。他忍不住伸出手去,想摸摸本田菊的脸。就在这时,一直睡着的本田菊醒了过来,看见王耀悬在他面前的手,便凭着小孩子的本能握住了其中一根手指。

  好可爱!!!王耀的大脑中不停地回荡着这三个字,完全僵在了那里。小小的本田菊可察觉不到他的想法,只是把玩着他的那根手指。

 
 

II.

  “小菊!”

  本田菊转头看向大门,穿着小学生校服的王耀在那朝他招手。他背起书包,向老师道了别后,便跟着王耀离开了幼儿园。

  本田家的人都很忙,没时间来接本田菊回家。于是在附近上学的王耀便肩负起了接送他的重任。

  “小菊,你今天在幼儿园玩了什么啊?”

  “耀桑对这个感兴趣么?”

  “也不是,随口问问……而且小菊你说话怎么跟个老头子似的,叫我哥哥不行么?”

  王耀和本田菊走在路上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。

  本田菊可以说是少年老成的典型,说起话来一板一眼的,每当这种时候,王耀就会无比悲伤地回忆起本田菊刚学会说话时的样子。那时他还不将王耀喊作“耀桑”,而是称为“nini”。当王耀第一次听见本田菊奶声奶气地说出“nini”这两个音时,心跳都慢了半拍。

  为什么现在变成了这种样子!王耀作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悲伤状,似乎在祭奠那逝去的美好岁月。但本田菊的下一句话立刻将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:

  “今天的话……玩了新郎新娘的游戏。”

  “诶?那你是扮新郎了?”王耀好奇心暴膨。

  “本来是这样的,但是隔壁班的阿尔弗雷德想扮新郎,所以我就扮新娘了。”

  王耀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,忍不住狂笑起来,脑内盘算着回头和亚瑟说一声“你弟和我弟结婚了”,那个家伙的表情一定会变得比调色盘还精彩。

  “耀桑,耀桑。”本田菊拽了拽王耀的衣角。

  “嗯?什么?”他应道。

  “等我长大后,耀桑可以来当我的新娘么?”

  “啊?哈哈哈,这个……话说为什么不是我当新郎?”王耀打着哈哈,试图蒙混过去。但对上本田菊那认真的眼神,他还是心软了。他摸了摸本田菊的头,道:

  “一言为定,等你长大,我来当你的新娘。”

 
 

III.

  王耀在校门外看着涌出的人流,在其中寻找着本田菊的身影。

  他想起了三年前,刚成为大学生的他说出“近几年都不会回来”这句话时,本田菊那失落的表情。也已经三年了啊——王耀不禁感叹。突然,他的眼睛因为发现目标而亮了一下。

  “小菊!”他朝本田菊跑去。

  本田菊显然没想到王耀会出现在这里,显得有些慌乱。

  “耀、耀桑?您怎么……”

  “回家处理点事,顺便来看看你。”王耀一边说,一边伸手捏了捏本田菊的脸,“嘿小菊你一个高三生脸还这么滑,怎么保养的啊?”

  本田菊满头黑线德拨开王耀的手,“您这次回来,是要待多久?”

  “明天就走。”他顿了一下,“你没什么要紧事吧,咱哥俩去聚聚?”

  不出他所料,本田菊晃了晃手上的袋子,露出里面满当当的练习册以示自己很忙。

  他叹了口气:“好吧,这次就算了吧。”说完,拍了拍本田菊的肩,转移了话题,“小菊你可要加油啊,到时候考去我的学校,让我来罩你。”

  本田菊扯了扯嘴角,没说什么。

  于是两人沉默的走在回家的路上,谁也没说一句话。

  “那,再见了。”王耀挥了挥手以示道别,刚想走进家门,就听见本田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

  “耀桑,那句话,还算数吗?”

  王耀转过身去,看见站在夕阳下的本田菊。他有些恍惚,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听到了什么。

  “小菊,你刚才说了什么……?”

  很明显地,本田菊的眼神暗了下来。“不,没什么。”他如此说道,“对了,耀桑您之前说的,考去您的学校那件事,听起来不错。”

 
 

IV.

  “喂,好了吗?”

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“怎么还没好啊。”

  “你这家伙怎么那么啰嗦!”

  “又不是你被蒙住眼睛你有什么资格说我!”

  亚瑟正不耐烦地和被蒙住眼睛的王耀拌嘴,斜眼看见向他招手的阿尔弗雷德。

  “我过去一下。”他对王耀说。

  “搞定了?”面对亚瑟的疑问,阿尔弗雷德比出了一个“OK”的手势,“亚蒂你要相信我的行动能力!我可是无敌的hero!”

  “去去去!”亚瑟挥手作嫌弃状,“你去和本田说一声,让他过来把王耀带过去。”

  “明白!但本田他是不是太拐弯抹角了?”

  “谁知道?或许这就是他们亚洲人的浪漫吧……”

 
 

  王耀一边听着远处隐约传来的谈话声,一边思索这群人想干什么。

  事情的起因是学校放了寒假,但没抢到回家火车票的他们几个只好在学校里待着。本田菊好像有什么计划,几天来一直在跟亚瑟和阿尔弗雷德讨论着什么。

  直到今天,本田菊拿着一块布条来到他面前。“耀桑,能配合一下么?”

  没有理由拒绝的王耀只好乖乖地让本田菊把他的眼睛蒙上,然后被告知请稍等片刻,结果就这么枯坐到现在。

  “耀桑,”这是本田菊的声音,“请和我来吧。”说完,他就握住了王耀的手,带着他向某个方向走去。

  本田菊的手软软的,让人难以想象这是一双男生的手。过了一会,王耀忍不住说:“小菊,你的手还是和以前一样好摸啊。你知不知道,我第一次见到你时,本来是想摸摸你的脸的,结果你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,抓得好紧的。”他顿了一下,“那时候我就在想,以后一定要好好疼你才行。”

  王耀觉得本田菊的手握得更紧了,但他什么都没说,只是跟在本田菊身后。

  就在这时,透过布条透进来的光更亮了一些,王耀猜测是到了目的地。果然,本田菊开始解布条上的那个结。

  “耀桑,请您看着吧。”他这么说道,将布条扯了下来。

  

  王耀惊呆了。

  他眼前的地面上,摆满了心形蜡烛。仔细一看,还能发现这些蜡烛被特意拼成了“LOVE”这个单词。

  他转头看向本田菊,后者已经如变戏法般拿出了一束玫瑰花。

  “您很惊讶么?”

  “何止是惊讶……”王耀吞了吞口水,“简直是被你给吓到了。”他环顾四周,发现了正躲在角落窃笑的亚瑟和阿尔弗雷德。

  “喂!你们!”王耀冲他们大喊,“有你们这么坑队友的吗!”

  “哪有!帮老朋友告白算什么坑队友!”阿尔弗雷德大声申辩。

  “闭嘴啦你个死ky!”亚瑟忙将他拉走,临走前还不忘向本田菊和王耀竖起大拇指。

  去你的!王耀在心里暗骂。随即有点心虚地将视线转向本田菊。

  刚才一直沉默的他,现在仿佛有千言万语要倾诉。

  “呐,耀桑,您还记得吗?您答应我的那件事。”他的语气像是在讲述一个冗长的故事,“您说等我长大,要来当我的新娘。”

  王耀一愣,他没想到过了十多年,本田菊还记着这句话。

  “从那以后,我就一直盼着长大这样就能快点把您娶回家了。”本田菊勾起嘴角,“您别看我这样,我可是个很心急的人啊。”

  “小菊……”

  “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渐渐意识到,当年的话根本无法实现。”

  “别说了……”

  “您好像也将他忘记了,我也想过忘掉它,可我发现我做不到。”他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,“所以我想,就算当年的约定无法实现,也至少要让您知道我的心意……”

  “够了!别说了!”王耀喊道。

  顶着本田菊惊讶的目光,王耀抱住了他。

  “小菊你这个笨蛋!能别什么事都闷在心里好吗!”王耀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生气,“你就不会先问问我的想法吗!”

  “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“是啊!就是那样!”他深吸一口气,“本田菊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本田菊久久没有说话,好像呆住了。

  “噗——”最后,他笑出声来,“原来是这样么,原来,弄不清情况的人一直是我啊。”

  于是两人大笑起来,据王耀后来回忆,他表示,:“好久没有看见笑得如此开心的小菊了。”

  “耀桑,我爱你。”

  “嗯,我也是。”

 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Fin.

  

 

【520贺文】菊与牡丹的故事

*ooc预警

*大概是国设,但是当非国设看也行


    王耀很郁闷,因为他被本田菊拿回了家。

    嗯?你问为什么用拿这个字而且他一点也不反抗?

    因为他变成了一朵花啊!

    让我们把时间倒回那个下午……



    “啊啊,好无聊啊。”

      王耀瘫在沙发上,摆弄着一盆牡丹花,“小菊他怎么还没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他约了本田菊来家里,美名约“有点东西要送你”,而实际上是老年独居生活过于无聊想找人作伴。

     “呐,花啊,你一定很幸福吧。”王耀如此说道“每天都有人陪着你,给你浇水,让你晒太阳。”

      “如果我也是一朵花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事后王耀表示自己只是随便说说,真没那个意思。但是那个乱来的神可管不了那么多,于是……你们懂的。

       所以当本田菊来到他家时,看到的只有空无一人的房间和桌子上的那盆牡丹花。本田菊以为王耀可能临时有事出去了,便坐下来等他回来。在等了2小时无果后,本田菊开始在房间内寻找那个所谓“要送你的东西”,看来看去,只有那盆花像是要送人的。于是他留下了张字条,带着花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殊不知,自己已经将王耀顺回了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王耀最近过得挺滋润的,本田菊对他,或者说对这盆花挺上心的,每天勤奋浇水,当宝似的供着。王耀也不是没想去找变回去的办法,但实际是侍候的太好,整个人都快懒下来了啊!

       直到某一天,王嘉龙他们给本田菊带来了一个消息:王耀失踪了。

       从那天起,本田菊开启了早出晚归模式,不用说,是和王嘉龙他们找人去了。虽然本田菊并没有因为懈怠对花的照料,但看着他一天比一天差的脸色,王耀还是忍不住心疼起来。

      “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子?”王耀想“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得想个法子变回去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听说王耀失踪前,本田菊会在闲暇时对着花说话,比如“王先生送的花长得真好”“或许我该会点礼”之类的,而王耀也会对他说的话各种吐槽。但在听到王耀失踪的消息后,他再也没有对着花说过话。于是他今天站着花前时,王耀感到非常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“呐,”本田菊开口道“你知道王先生去了哪么?”

       说完,他又自嘲地笑了笑“我在说些什么,明知道不可能得到回应的。如果我那天倒得早一点的话,起码知道王先生去了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菊……”王耀有点内疚,果然是因为自己说错了话么?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了很多地方,却连王先生的影子都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那里当然看不见我,我一直在这里待着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问了很多人,他们都说那天没见过王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那天当然见不到我,我那天一直待在家里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真的不知道去哪里找王先生……”本田菊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“这份心意,我该如何告诉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心意?”王耀愣住了,本田菊想说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该如何告诉王先生,”本田菊顿了一下“我喜欢他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突然,他感到有人站着他前面,他抬起头,看到了王耀的脸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王先生……?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辛苦了,小菊。”王耀笑着,扑进了他的怀里“还有,我也是。”


.end


[双罗辑]The others

*破壁人罗×面壁者罗

*有后续(可能)


  罗辑发现自己在一个四面都是镜子的房间里。

  他拍打着那些镜子,想找到出口。

  他的视线扫过其中一面镜子。

  好像有点奇怪?

  那面镜子上的映像……不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!

  他朝那面镜子靠过去,想看个究竟。

  就在他的手覆上那面镜子时,那映像动了起来。

  映像摆出了与他相同的姿势,朝他咧开了嘴角。

  映像动了动嘴,好像在说些什么,但听不见声音。

  他却准确地从映像的嘴型中读出了那句话:

  “面壁者罗辑,我是你的破壁人。”


  “罗辑先生?罗辑先生?”

  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,罗辑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,看见了天花板上的白炽灯,将视线一转,便看到坎特站在门边。

  他从床上坐起,挠了挠头。

  刚刚的事,是梦?

  “面壁计划听证会要开始了。”坎特如此说道,他沉默了几秒,又问:“你不舒服么?”罗辑看上去有点脸色苍白。

  他摇摇头,翻身下床,去做相关的准备。但在做这些事时,他一直都在想着这个梦,那给他一种不详的预感。

  不过是个梦而已,他如此安慰自己。


奈何桥边(四)

*嗯嗯这章就要完结啦,人生中第一次写完除了短篇以外的文,撒个花~(* ̄3 ̄)╭♡❀
*总感觉烂尾了……

1.
  孟婆一言不发地看着对面的男子。
  男子也没有像之前那样过多的磨蹭,直接开口道:“我现在就开始讲故事,孟婆大人您没意见吧。”
  孟婆点了点头,反正男子看上去就没打算让他说不。
  “那么,就开始了啊……”

2.
  孟宣跪在冰冷的石板上,前方是他的父亲孟老爷。
  孟老爷黑着脸,厉声喝道:“孟宣!你这个不孝子!不光生性愚笨,无法中举,还同男子有这些不清不楚的关系。当真是无可救药!”
  孟宣扯了扯嘴角,抬眼看向孟老爷。眼神中带着一丝鄙夷:“父亲大人,我多久以前就过了,我不是读书的料,若是当年您让我去学习经商,说不定现在情况还好很多呢。”
  孟老爷本就气恼,听见这一番话,更是气到了极点,吩咐道:“来人啊!把这个不孝子拖到外面去,家法伺候!”还不忘补上一句:“用最严重的那种!”
  “父亲!您不能这样对小宣啊!”一旁的孟溪为孟宣求情:“就算小宣犯了错,他也还是您的孩子,您这样……”
  “不用啦,姐姐。”
  孟溪回过头去,看着面带微笑的孟宣。
  “既然他觉得我犯了错,那我就受点罚吧。”他用那种令人心疼的表情看着孟溪,笑着说:“这一次,不用你为我求情啦。”
  说完,便被家仆带到了院子里。
  孟溪没跟出去,她不忍心看着从小溺爱的弟弟受罚,只是在屋里掉着眼泪。
   孟老爷哼了一声:“这个不孝子,哪值得你这么护着!你自己也是,二十好几的姑娘了,还不去嫁人!你说说,你们姐弟俩有什么用……”
   “父亲!!”
   孟老爷被吓了一跳,惊讶的看向这个自己一向柔弱的女儿。
   “我不知道父亲您究竟在想什么,但是,小宣他是您的儿子啊。就为了这种事给他这么重的惩罚,而且,小宣他身体向来都不好,父亲您这么做……”孟溪深吸一口气,抬起满是泪水的脸看向孟老爷:“小宣他真的会死的啊!”
   孟老爷这才紧张起来,看向外面纷飞的大雪。
 

   孟宣被那个家仆按着跪在地上,却一直挣扎着想要站起来。
   家仆不屑的扇了他一耳光,道:“孟宣少爷,没想到吧,你也有今天。告诉你,我老早就看不惯你这张脸了!”说着,又往他脸上扇了一巴掌。
   孟宣抬起头,用同样不屑的眼神回看家仆:“就算你看不惯我,你也永远无法超过我。”
    家仆一下恼怒起来,对旁边手持鞭子的仆人叫道:“快!把这家伙往死里打!别害怕,老爷同意了的!”
   仆人一听,便不再顾虑,手中的鞭子扬起,又重重的落到孟宣身上。
   孟宣被打的很重,身上出现了好几条血痕,但他一直紧紧咬着下唇,直到下唇被咬出了血,他也没有喊过一声疼。
   家仆有些惊讶,他没想到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这么能扛,心下一狠,命令仆人以更大的力气抽打起来。
   孟宣终是扛不住了,在一记重鞭落下之后,他直直地朝地面倒了下去。
   真烦人,总算可以休息了啊……只可惜还有话没和那家伙说……我是不是,疯了啊,为什么……在死之前……还可以看见那家伙的脸啊……
   孟宣最后的感觉,是自己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,然后看见了夏佚满是泪水的脸。他抬起手去,抹了抹夏佚脸上的眼泪,用尽最后的力气,吐出一句话:“别哭……我……在奈何桥上等你。”说完,手便无力的垂了下来。
   夏佚紧紧握住孟宣已没了温度的手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着。你这个笨蛋……说什么在奈何桥上等我,我还有话没和你说啊,你怎么先走了,早知道,我就把你带走了……
   家仆看着这个突然闯入的人,厉声喝道:“你这家伙!快滚出去!我们家里教育人还不需要你来插手……”
   话还未说完,便被夏佚一脚踢飞了出去。此时,夏佚正用一种冰冷到极致的眼神看着那两人。
   他抱紧了怀中的孟宣,缓缓站起,正准备转身离开时,却因为身后的一声“等等!”而停下了脚步。
    “孟溪,你该不会想让我把你弟的尸体留下再走吧。”他回过头去,冷冷的看着身后的女子:“你知道这不可能。”
    孟溪摇了摇头:“不,我觉得,把小宣交给你会更好。只是想和你说句话罢了。”
   夏佚默默看着眼前这个爱人的姐姐,终是一句话都没说,便抱着怀中人走出了孟家。
   但一只脚才迈出大门,便听到了身后撕心裂肺的喊声:
   “小宣!你在那边要好好的啊!做自己想做的、爱自己想爱的,不要再受那么多束缚了!姐姐会在这里祝福你的!”
    不用回头,都能想象出孟溪那张泪流满面的脸。夏佚没有回头,径直走了出去。
    呐,宣,说了要带你走的,我做到了哦。
    所以,你说好要在奈何桥上等我的,绝对不准反悔!
    许多年之后,夏佚走上了那座桥。
    他看见那个熟悉的少年笑着对他说:“来讲个故事呗~”

3.
    夏佚抬头,看着眼前把头埋得低低的孟婆。
    他伸出手去,想摸摸眼前人的脸,却被孟婆一掌拍开。
     “……宣?”夏佚担心的叫了一声,他觉得眼前的人不太对劲。
     “你个笨蛋……”许久之后,孟婆才颤抖着开了口:“想让我记起来,直接一开始就跟我说清楚不就醒了?干嘛要这样……”
      夏佚温柔的摸了摸爱人的头,轻声道:“那样只是让你知道这件事,而不是让你回忆起那段时光,所以我选了这种方式。”
    孟婆抬起头,夏佚看见了那双眼里盈满的泪水。他一边心疼的抬手拭去眼泪,一边安抚着孟婆:“好啦,别哭啦,我发誓,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,好吗?”
    孟婆耍性子般的的偏过脸去,嘴里嘀咕着:“那也得阎王大人同意才行……”
    夏佚笑了笑:“宣你不用担心,我自己去找阎王大人求情就行了吧。”
     “哼,随你的便……”
   
      “哎~这事终于完了,真是为小孟的情商感到着急啊~”
      一旁偷看的月老松了口气,露出了轻松的表情。
      “这样……也不错嘛。”

       Fin.